宋鴻兵:新貨幣戰爭打響美元體系遲早崩潰

2011-08-08 11:08:12
調整字體︰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環球財經研究院院長、《貨幣戰爭》作者宋鴻兵

在宋鴻兵眼中,這是一場新的貨幣戰爭。 “無論如何,呼之欲出的第三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對全球貨幣市場而言都是一種新的絞殺。”8月6日,正在香山閉關創作《貨幣戰爭4》的環球財經研究院院長、 《貨幣戰爭》作者宋鴻兵接受北京晨報專訪時說。

他的新書的主題正是如火如荼的美債危機,他要“從各國應對美元危機的歷史經驗中撥雲見日,尋找中國和其他國家的出路”。不過,最近他的寫作不斷被來訪的媒體打斷,“都是美債惹的禍。”宋鴻兵說。

“美國政府不到最後一刻不拍板是為了向全世界展現內心的糾結”

“美國國會在最後一刻達成協議實際是一出政治雙面秀。”宋鴻兵表示,美國政府不到最後一刻不拍板就是為了向全世界人民展現內心的糾結,釋放出決心以實際行動改善赤字的信息,讓國際投資者不要對美元喪失信心,“所以要把這齣戲演得逼真,越逼真越好,為此,總統不惜與國會兩黨拍桌子、打板凳”。用宋鴻兵的話來說,這次美國國債上限問題的演變,就好像“在看好萊塢的一出大戲,不到最後一分鐘,你不知道英雄到底能不能活下來”。

而對於標普下調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國際分析人士普遍指出,美國喪失“3A”評級的時間點非常糟糕——正值市場信心脆弱之際,將再次引發世界對美債危機的擔憂。不過宋鴻兵卻認為,短期的影響並沒有那麼糟糕。 “標普下調美國主權信用評級,是對美國國會兩黨分階段上調上限的不滿意和對未來美國財政赤字的警告。”宋鴻兵認為,未必會對美國有太大影響,也不意味著美國融資成本會上升。 “持有美元的人不投資美國國債其實是沒有出路的”,因為美元作為全球基準貨幣的地位仍未改變。

“美國債務危機暴露出的問題將徹底葬送美元體系”

“從長遠來看,美國債務危機暴露出的問題將徹底葬送美元體系。”宋鴻兵認為,美國國債作為全球貨幣儲備資產,這個制度本身的設計一定會導緻美元體系的崩潰。這是邏輯上的必然,沒有辦法通過美國經濟增長來擺脫,“美元體系的崩潰是遲早的事情,而不是會不會的事情”。

“一個國家以國債作為全球貨幣的基準,​​全球貿易在發展,勢必要求美國不斷向全球提供貨幣儲備資產。但國債不能無限膨脹,因為你的財政收入是有限的。”宋鴻兵表示,美國國債增長的無限性和財政收入增長的有限性形成了內在的矛盾,而這種矛盾最終會走向崩潰。

在宋鴻兵看來,美國國債的上限問題會再現並逐步激化。美國現在的貨幣危機和財政赤字問題非但不會消失,還會與日俱增,“直到有一天大家意識到,美國國債將無法承擔世界貨幣儲備資格,那時候將發生根本性的貨幣制度改革,將以重大的美元危機作為改革的契機”。

“QE3是對全球貨幣市場的新一輪絞殺”

美國現在的貨幣危機和財政赤字問題讓第三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3)呼之欲出,在宋鴻兵看來,除了推出QE3外,美國政府別無選擇,“不推出QE3,美國經濟很快會衰退,明年是大選年,奧巴馬會施壓讓國會推出QE3”。

QE3的後果也是顯而易見的。 “QE3將再度讓美元大幅度流出美國,全球其他貨幣被迫升值,並推高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對中國而言,將再現QE2的效果,包括輸入性通脹壓力增加、出口受影響等”。

一切都在按宋鴻兵在《貨幣戰爭》中預想的那樣發展。 8月3日起,瑞士和日本相繼出手干預匯市,防止本國貨幣被動升值。而此前,由於美元持續走軟威脅到出口,韓國、新加坡、巴西等都採取了匯市干預措施,不少分析人士認為一場新的貨幣戰爭已經悄然打響。

宋鴻兵認為,這場新的貨幣戰爭的走向取決於美國第三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的“量”,而無論這個量是否超過第二輪,對全球貨幣市場而言,都是一種新的絞殺。


“大家都希望通過貨幣這種手段把自己的損失降到最低,把債務轉嫁給別人”

美國現在的貨幣危機和財政赤字問題引發了對全球經濟二次探底的擔憂。而在宋鴻兵看來,自2008年起的經濟危機仍未過去,只不過主權信用危機取代了金融機構的危機。

宋鴻兵對北京晨報記者表示,QE3充其量只能延緩危機爆發的時間,使得危機的規模和烈度進一步提高。 “大家都希望通過貨幣這種手段把自己的損失降到最低,把自己的債務負擔轉嫁給別人”。

在宋鴻兵看來,2008年是金融機構的危機,現在則是主權信用危機,“貨幣危機和金融危機的最大差別是金融危機爆發時,政府可以通過印鈔票來解決,而當政府印鈔票這個行為本身出問題後,是沒有更好的辦法來解決的”。

所以,一旦爆發主權信用危機特別是美國的主權信用危機,影響和衝擊力會比2008年更嚴重。 “歐洲的主權信用危機還是小菜一碟,如果爆發在美國,對全球貨幣市場和金融市場的衝擊力巨大”。

“或者是中國的老百姓都在購買黃金,或者央行在秘密購買黃金”

宋鴻兵通過《貨幣戰爭》高呼“美國人通過美元來綁架全世界”,糟糕的是,事態的演變正越來越朝著宋鴻兵預估的方向發展。

宋鴻兵表示,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一定會發生一場危機導致根本性的貨幣制度改革,“我們唯一不知道的是,美元危機什麼時候爆發”。

事實上,隨著對美元風險擔憂的加劇,自2011年起,各國大力增加黃金儲備量。中國外匯儲備雖然冠居全球,但黃金儲備在世界只排到第六,為美國黃金儲備的八分之一。

宋鴻兵對此分析道,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央行已經從國內購買黃金,秘密增加黃金儲備。宋鴻兵表示,中國是黃金第一生產國,近年來中國黃金並沒有大量流出,“這說明,或者是中國老百姓在購買黃金,或者是央行在秘密購買黃金”。對於黃金能留在境內,宋鴻兵很欣慰。

“還有一種可能,央行並沒有增加黃金儲備。”宋鴻兵表示,“從我的理解來看,央行仍然認為美國國債是一種更安全的資產,流動性更高。他們不認同黃金儲備的理念,不認同黃金將成為未來主要貨幣儲備資產,如果他們堅持這種觀點的話,最終為此買單的將是老百姓。”晨報記者陳瓊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微博 Hot Talk︰ 人民幣 金價 按息 日圓 港股 美股
新浪推介